咨询中心 | 关于我们 | 手机版  
        推荐·张家界三日游,特惠品质团仅580元/位 ·张家界核心景点-天门山国家森林公园 ·好山好水出好酒-张家界酒 ·张家界旅游防宰防骗 ·张家界天气预报 
  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> 张家界民俗
令人扑朔迷离的湘西放蛊术

        放蛊也称“放草鬼”,它同赶尸、辰州符一道,并称为湘西三大古谜。因为蛊仅寄附于女子身上,那些有蛊的妇女,被称为“草鬼婆”。

       并不是所有的湘西人都会放蛊。放蛊的技术,主要掌握在湘西苗族妇女手中。放蛊传女而不传子,苗家女孩长到十七八岁时,母亲为了教会女儿懂得一点防身的本领,不受别人欺负,就会秘传女儿制蛊、放蛊的知识。湘西的蛊毒名称繁多,主要可分为三大类,分别是情蛊、怕蛊、恨蛊。这三类蛊,都是湘西女子独占爱情、维护家庭稳定的法宝。

       情蛊是女子为得到自己喜欢而又难以得到的男人所下的一种蛊,中了情蛊的男人,往往会身不由己地被情所惑,宁肯舍弃已有的幸福,义无反顾地移情于放蛊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怕蛊又俗称怕药。在湘西,丈夫害怕妻子、媳妇害怕婆婆的现象比较普遍。有人解释说,这都是中了怕蛊的原因。不是万不得已,湘西女子不对男人下这种蛊。即便万不得已而下,在药量上也是微乎其微,只要使男人对自己有那么一点惧怕的感觉就够了,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蔫头土脑,缺乏男子汉气质。据说这种蛊药,多是婆婆下给媳妇,妻子下给丈夫。

       三类蛊药中,数恨蛊最为可怕。这类蛊,一般是在丈夫被别的女人抢去的情况下,妻子万般无奈而对丈夫放的一种蛊,目的是迫使丈夫回心转意。湘西老辈人讲,中了恨蛊,尚不迷途知返,十有八九难逃一死。恨蛊实际上是一种慢性毒药,在人体内潜伏期较长,一般都是半年后见效呈现中蛊症状,长的则要两三年才有所反映,时间长短,主要由放蛊人所定。

       “草鬼婆”放蛊时,手段千姿百态,令人防不胜防。有的将蛊毒粉藏于指甲内,向人家的茶碗很隐蔽地一弹,蛊便放好了。这一弹的手法也很讲究,有一指弹的,有两指弹的,中毒者症状较轻,能够治愈;并三指或四指所放之蛊就非常险恶,属于不治之症,中蛊毒者必死。

       因为对蛊毒的恐惧,“草鬼婆”往往遭到人们的歧视,大家对她们又怕又恨,因此都敬而远之。因为这个缘故,“草鬼婆”的身份一般都很保密,轻意不让别人知道自己会放蛊。虽然“草鬼婆”很注意保密自己的身份,但由于她们练习制蛊、放蛊,会引起某些生理上的变化,人们依据这些特征,有时还是可以将她们辨认出来。“草鬼婆”一旦放蛊,每隔一段时间,她就必须找人放一次,否则蛊毒就会在她体内发作,给她造成极大的痛苦甚至危及生命。因此,在需要放蛊而又无外人可下手时,小孩子也可以成为放蛊的对象。中蛊毒的小孩子,现象和通常害疳疾腹中生蛔虫差不多,腹胀人瘦。家人疑心是同街某“草鬼婆”放的,就去见见她,客客气气地说:“伯娘,我孩子害了点小病,总治不好,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小偏方?”“草鬼婆”知道别人疑心到她了,必说:“那不要紧,吃点猪肝就好了。” 回家照方子一吃,果然就好了,病好的原因,是“草鬼婆”“收蛊”。

       制蛊 
       虽然蛊药制作方法各异,但其主要成粉却大同小异。《凤凰县志》记载凤凰的“草鬼婆”制作蛊药的主要成粉是蛇、蜈蚣、蚂蚁、蟾蜍等。“草鬼婆”将这些毒物收齐后露干,研成粉,用罐子装了,在山麓之间藏匿一段时间后便成了蛊药。而《怀化大辞典》称靖州、晃州等地的造蛊者,是取蛇、蝎、蜈蚣、蟑螂、蜘蛛等藏于罐内,日晒雨露,使其自相吞食,独存者曰蛊。造蛊者将蛊晒干研粉,便成为蛊粉。

       另一种说法是,“草鬼婆”在山中捉来毒性极大的毒虫,或者是一条蜈蚣,或者是一只蝎子,回家在瓦罐中用自己的经血喂养,每日对其念咒施法。养成后的毒虫极肥极大,焙烘研磨成粉末,便成蛊粉。

       中蛊毒的人,如得不到及时治疗,短则数日,长则经年会心腹绞痛而死。虽然蛊的毒性剧烈,但毒性却难以化验出来。《泸溪县志》记载,1962年,县公安局将从民间收缴的一些据说是蛊药的药品,送到北京有关部门化验。化验结论是:“经化验无毒,不必讹传。”虽然国家医疗部门否定了蛊毒,现代医疗设备也无法查出中蛊者身体到底是哪种功能受到破坏,无法证实蛊毒的存在,但是,蛊毒的存在却是千真万确的,这正是其神秘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解蛊 
       中了蛊毒要及时化解,否则对身体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危害。中蛊毒的症状通常是人黄无力,眼神涣散,毛发脱落,然而医院却难以查出有病。所以中蛊毒在医院是无法治愈的,需要找放蛊的“草鬼婆”援手才能相救。可是,并非“草鬼婆”能解所有的蛊毒。解蛊药也与蛊药一样,多种多样,通常是一蛊一解药,往往一种蛊的解药,只有放这种蛊的“草鬼婆”才掌握。“草鬼婆”给人放了蛊,她决不敢说这蛊是她放的,而明目张胆地来给中蛊毒者解药。这时,她往往会暗示中蛊毒者说,去找某某人化解。而在此前,她又会通过串门攀谈,将解蛊的法子暗示给某某人。因此当中蛊毒者求到某某门下,自然就可得到对症的解药。蛊毒为什么如此多种多样,它又是怎样躲过现代医疗设备和科技手段检测的,真是一个难解的谜。

分享到:
     我要点评:
姓名:
点评: